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砚雕文化
    

砚雕文化

戏说青州红丝砚是“调胭脂”的砚台

发布日期:2017-01-27 浏览次数:2197

《红楼梦》数个版本中,最受“红学”研究者器重的是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,但“脂砚斋”究竟是谁一直难有定论。红学家们多数望文生义,认为“脂砚”就是调胭脂的砚台,而不是研墨之用。试想古代文人虽雅致风流自许,却也不会以“胭脂裙裾”作为书斋名,所以很多收藏者更加认同红学家端木蕻良的考证:红丝石砚即脂砚斋之脂砚也。这句话包含了两层意思:一是说红丝砚来源于红丝石,二是说红丝砚的色彩宛若胭脂。

由此分析,这样的考证顿时让人茅塞顿开,且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的著作《楝亭十二种》中的《砚笺》关于红丝石砚的记载是:“红丝石为天下第一石,有脂脉助墨光。”红同脂,故得名脂砚,即红丝砚。可见,曹雪芹少时是见过、用过红丝砚的。

红丝砚之所以被历史上诸多名家夸赞,是因为砚的观赏性是由砚本身的文化气息、制作工艺和天然特点所决定的。在红丝砚的收藏中,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鉴赏品评,首先是“质”,红丝砚温润的石质给人以淡泊宁静的舒适感,一砚在手如握美玉,时常抚摸把玩,则有人石相亲之感;其次是“色”,红丝砚的色彩以红黄为基调,赭、紫等色兼而有之,各具特色,妙不可言;再次是“纹”,变化莫测的纹理 可以让文字、动物、山水、人物等图案都在似与不似之间,使人产生无尽遐思;次之是“朴”,古朴自然的形状呈不规则散装矿体分布的红丝石独立成块,一石一式,形状多样,巧用其自然型制砚,一方砚台便是一件独特的、绝无重复的艺术品。最后便是所谓的“眼”, 红丝石偶有石眼出现,在纯净的红丝石面上,有球形青黑色一体,称之为石眼,有“眼”的红丝砚算是珍品中的珍品了。

红丝砚在唐朝等时期是名砚之首,后来因为资源枯竭,才被端砚等其他名砚所代替。在清代已经是宫廷珍奇之物,清乾隆皇帝曾为红丝石“鹦鹉”砚题诗云:“鸿渐不羡用为仪,石亦能言制亦奇,疑是祢衡成赋后,镂肝吐出一丝丝。”